澳币兑换人民币: 5.0064

头条新闻>> 新闻详情

华人小生意主:“我遇到了种族歧视,不说出来就会一直被欺负!”

2021-05-21 19:35 更新   0 条评论



根据Jason Gao的要求,报道中隐去了他具体的生意内容和个人信息。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以下采访内容均为他的主观讲述,同时Jason也向记者发送了一些相关的监控图像和网页截屏。

Jason Gao来自台湾,他说自己曾是油井上的一名工程师,五年前被裁员后和朋友一起买下一间小生意经营至今。

“去年疫情发生之后,当地的种族歧视问题越发严重。”

“因为疫情之后刷卡的人比较多,所以我就开始收取刷卡手续费。低于25元的刷卡消费我会收取20分的手续费。”

“有一次一位顾客进来买东西,看到要收手续费就不太理解,态度很差,说:‘凭什么要收取手续费?’骂了一些脏话之后就走了。”

Jason Gao当时立即调出了监控内容存档。过了不到十分钟,他又在Google review上看到了一个负面留言。

“通常遇到这种事,就会马上有人在Google map的review上写,所以我就关注了一下。”

“果然他写了‘Chinese run place, don‘t go(中国人开的店)’,还说我的东西不好,但其实他什么都没买。”

Jason Gao向SBS中文提供了当时的Google map review截屏和监控内容。

当被问到如何确定留言者就是监控中的人时,Jason Gao说,他用留言者的Google用户名在facebook上搜到了他的照片。照片和监控拍摄到的是同一个人。

Jason说他后来就此事咨询了当地人,在当地人的协助下,对方两周后删掉了那则留言。

“这是(我遇到的)疫情发生后,最严重最直接的一起种族歧视。”

“我还遇到过很多被歧视的遭遇。有人一进来就态度很差、出言不逊。有时候我没懂他的意思,请他再解释一遍。他们就会觉得我的英文不好,就会开骂。”

“还有人一进来就说:‘Oh, Chinese shop.(哦,中国人的店)’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上周,我正要从停车场离开。刚上车,准备发动,手机插上电什么的。忽然听到停在我旁边的一台车上有人跟我讲:‘Asian occupy the car park.’‘ I am waiting for the car park.’‘ please get off from the car park.’ ”

“我碰到过太多次这样的状况。如果再姑息下去的话,我们就会常常被骂,他们会觉得我就应该这样对你。”

当记者询问他有没有做过有针对性的投诉时,Jason的回复道:“基本上是无门投诉的。”

“我上班工作时遇到过种族歧视的事情,也投诉过。投诉到人权委员会。但是他们说他们只能做调解,没有法律的约束力。”

随即Jason回忆了以前做工程师工作时遇到的被歧视经历。

“我以前是项目经理,我和对方项目经理对谈时,他不愿意跟我谈,态度也很差。我做什么给他之后,百分之百从来没有一次被接受过。”

“后来跟我老板提,老板不愿意得罪客户,只是说他会处理。但是他也没有处理。”

“后来我直接跟对方说:‘我很明显地感觉出来,你是有类似种族歧视的针对性。否则为什么我每次做的事情都不被接受,而且你也不愿意跟我谈?’每次我要跟他谈,他就说我要跟你老板谈。”

“后来这件事情闹得有点大,他把这件事转到了人事部,我就被列入他们拒绝交往的黑名单。”

Jason说他后来查询了相关的规定,觉得对方对他是Unfair treatment,所以就申请了投诉。

“然后人权委员会回复说,必须把事情说得很清楚,他们只能做协调。其他什么都不能做,除非公司有很直接的种族歧视语言和行为攻击,以我公司的名义去告这个人才行,余下什么都不能做。所以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用。”

“这是我的第一次投诉,第二次投诉是我刚刚说的在Google map上留言的人,他们要我提供住址、姓名、电话。”

“我觉得获取这些信息是不可能的。”

Jason评论说,政府目前的规定对反种族歧视并没有什么帮助。尽管如此,每次遇到类似事件,他都会记录到Facebook和微信上。

“一方面让我的朋友知道,一方面自己也做个记录。比较严重的我会放到我店的Facebook上。”

“但是我的朋友还是不认同我的做法。他们会觉得我们自己吃下来算了,毕竟我们在人家土地上。有的人说,你这样抱怨有什么用。只有少部分人支持我的做法,但也觉得没什么用。”

SBS中文记者将Jason的音频采访内容转发给了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向他们寻求评论和建议。澳大利亚亚裔联盟的新州召集人Cindy Tchung在仔细倾听之后,谈了她的看法。

Cindy认为,如果Jason Gao的讲述属实,那么他毫无疑问确实是遭受了种族歧视。事情过后,他对外界持续发声的行为值得赞赏。而人权委员会针对投诉的回复流程目前正在不断地完善当中。

“我觉得Jason的故事是很高的可能性是种族歧视。我们亚裔联盟做过一个种族歧视事件报告(Racism incident report),我们收到了超过五百份的报告。因为疫情遭受种族歧视,很多方式是言语、态度,有时候很难去取证的。当然也有更严重的攻击行为。”

“根据他的描述,我们觉得他的遭遇和种族歧视高度相关。”

在谈到Jason在工作中的遭遇时,Cindy认为:“根据他的陈述,我们确实可以认为存在种族歧视的成分。”

Cindy还对Jason事后进行的一些行为予以了肯定。

“他说他事后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的故事,我觉得这样做的行为是很有勇气的。一般人遇到种族主义的行为之后会选择隐藏,或者不愿意讲。或者是怕给别人的负面信息。”

“他愿意讲出来,甚至投诉到人权委员会,我觉得是值得被鼓励的。在我们接受的种族歧视事件中,有90%的人没有报警或者投诉,他们会把所有的事情隐藏起来。”

“如果不分享给其他人或者不投诉,就不会有人知道有这样严重的事情存在。也会给当事人的心理带来不良影响。”

再被问及人权委员会给予Jason的反馈是否合理时,Cindy说:“他的投诉也许发生在几年之前。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近年来一直在和AAA亚裔联盟做沟通。他们正在慢慢建立一个Anti-racism(反种族歧视)的机制,所以我们很乐见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们很希望他们能重视起来,以后类似Jason遭遇的事件就会有更多的渠道来反映和处理。”

“他们也在进步的过程中。”

Cindy在采访中提到的反种族主义工作框架是澳大利亚人权委员的反种族歧视专员陈振良(Chin Tan)在今年3月17日发布的一份文件。

文件倡议,建立某种形式的一站式服务,让受到种族歧视的人们可以通过电话等方式被引导到正确的地方寻求支持。

内容还将包括审查目前的法律框架,以确保它能有效地保护人们免受种族仇恨的威胁。

最后,Cindy Tchung以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新州召集人的身份,对可能遭受种族歧视的人给出了他们的建议。

“我们去年做的事件报告就是为了收集更多的资讯,反应澳洲的全景境况。进一步希望通过与政府单位的沟通,促成完善制度的诞生。”

“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把个人故事讲出来。在感到安全的情况下,把他们的故事反映给人权委员会。更多的人参与,事情才能被真正地重视起来。”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相关评论信息
  • 分享到
  • 加入收藏

微信扫一扫
关注澳洲微报

澳洲资讯
尽在手中